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岭南客家欢迎您! 今天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1412|回复: 0

风雨客家:守望岁月的沧桑!

[复制链接]

185

主题

205

帖子

140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07
发表于 2017-12-14 16: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月光如水 于 2017-12-14 16:13 编辑


风雨客家:守望岁月的沧桑!
2017-12-02    来源:搜弧  作者:佚名

666519082b1d4e4eb3dc7d4c7815e3c8.jpeg cd1a42b58df745d28f11b2347e87be5f.jpeg 708a78b90fd84739a3e54186c73fe051.jpeg b67055ac6f7948c589b00f7ea7f64856.jpeg cd1a42b58df745d28f11b2347e87be5f.jpeg


                   走遍江西——古镇行(十七):杨村客家围屋的典范,燕翼围中的风花雪月

    燕翼围,在风雨之中缄默。客家人的风花雪月,客家人的企盼和眺望,便交给后人胡乱猜度了。让人无端地猜想,栉风沐雨的百年时光流逝里,它们在坚守着古围的骄傲,还是在守望岁月的沧桑?

       客家围屋的发现,揭开了深藏在赣南大山中的古堡的秘密。在赣南数百座大大小小的古堡围屋中,如果说关西新围因其庞大堪称围屋里的经典之作,那么杨村的燕翼围则以建造奇特坚不可摧而显雄奇,也最为壮观,最引人瞩目。
传说中的燕翼围,在防御设计上可谓构思奇巧,用尽心机。正是当年围主人企盼围屋千秋永固、后世子孙永享太平的良苦用心,才使我们今天得以亲眼目睹这个难得一见的古堡奇观。

     燕翼围坐落于杨村镇鲤鱼寨下,门向东,是座四层楼高、层层环通的砖木结构方形围。相传明末清初,粤赣边境战火纷飞,其时杨村常常烽烟滚滚,举村皆惊。家道殷厚的赖福之于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始筑,因工程浩繁,耗资巨大,费尽27年工夫,历经三代,庞然大物的燕翼围才矗立起来。
       经过狭窄零散民居,高大的燕翼围进入我们的眼帘——古老的燕翼,俗称高守围,是赣南最高的围屋,即便今天,见过无数高楼的我,站在燕翼围的墙脚下,仍能感觉来自它的森严与冷峻,你必须小心地走近它才能消除某种恐惧感——它象一个古老的巨人,无言地伫立在这穷乡僻壤、耸立在众多杂乱低矮的民居中。

      高而直的墙体森严地逼向天空,如同一个比例失调的平面。脚步声在短暂的嘈杂之后,留给巷道一片空寂,禅林一般幽深。
围屋的正面,没有恢弘的门楼,矮矬的正门其貌不扬,阴刻的燕翼围三字更是毫不张狂。但它却厚实,绝对管用,三重防御机关,将围屋打造成铜墙铁壁。

      从门口仰望,好像站在一个巨大的天井里,苍穹被剪成一个毡顶。时光已经在围屋的每一个角落涂抹上了一层暗色的漆,楼梯、走廊、檐角、木柱、砖块,无不令人联想起老人送别夕阳的身影。
倒是楼廊前晾晒着的各色衣物,无形之下添了几分色彩。
走进燕翼围,历史的厚重让人心生敬畏。

      巍峨冷峻的城墙让人仿佛置身于欧洲中世纪的城堡之中,而一重又一重一层又一层推进的建筑格局让人惊叹客家先民匠心独具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客家先民生存的艰难与无奈。
       一层层环绕,脚步小心地落下,似乎稍不留神,就要坍塌了一般。攀登到最高的第四层,发现有许多望孔,由此可观察到围屋外的情形。更容易引人追怀的是那些枪眼,作为峥嵘岁月的见证,它们曾经伴随主人们演绎了何等的传奇人生。

      围屋内,至今仍生活着数以百计的客家人的后代。星移斗转,时空变幻,面对一张张质朴、虔诚的脸,我们无法想象,几百年来,围屋承载了多少客家人的希冀与祈愿!
       今天,燕翼围的不少年轻人尽管走出了围屋,但客家人传统仍深深地烙印在这里,宗族的祭祀、聚会、婚嫁,还有过年过节的舞龙等等习俗,仍然固执、顽强地传承着。

      这时候,从那燕翼围的墙脚下隐隐传来幽幽的唢呐声,接着便是红红的装束、红红的打扮的新娘,在客家几乎每一个女人都是在唢呐声声中从娘家走向婆家,从姑娘走向媳妇,艰难地创造着自己,动感着人生。
       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吹唢呐的老者。他的腮帮鼓得溜圆,嘴里含着一支黄铜唢呐。因无数次的使用,黄铜已失去黄灿灿的颜色。
这位将唢呐吹得震天响的老者,也是客家人,此刻的他身披蓝色土布衫,此乃他一贯以来的装扮,他摇头晃脑神采飞扬地走在新人前。
      一对新人在燕翼围喜结良缘。响彻山谷的鞭炮声,与浓情蜜意的婚礼,将西式味道糅合在客家围屋的古朴风情中……一场现代西式婚礼在浓郁客家风情的围屋中拉开帷幕。

       新郎官是地道的杨村客家人,从小便在围屋里长大,婚礼顺理成章的在客家围屋里举行。虽然新房子建在围屋外面的镇上了,婚礼也按照当下时兴的西式来办,但长辈们却仍不忘旧时习俗。

结婚的第一个晚上必须在围屋子里度过,长辈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吉时烧香,来祈求天神赐福于这对新人。同时给祖宗斟几杯酒,昭示香火后续。
婚礼,看似与生无关,实际上一对新人的结婚庆典,就是为一个个即将到来的新生命埋下的伏笔。
也许,就在明年,一声嘹亮的啼哭便在喜气洋洋的气氛中宣布新生命的诞生。谁能否定,这个鲜活的生命不是用欢快的唢呐招引而来?
嘹亮的唢呐声响彻围屋上空,整个天空飘满嘹亮的唢呐声,依依袅袅,回回缓缓地在天空里回旋着。

      时光逝去了,逝去的人,正成为围屋里的怀念。燕翼围,它曾经坚强、高守的样子让好几十代人都骄傲、豪迈不已,叹如今却如一座正在风化的大山。然而,即便如此,燕翼围——依然是一座大山!
      临别,我在围屋前的水井边停留了好一阵子。走进燕翼围就象在阅读一本客家史,走出燕翼围则感受了岁月的沧桑,而离开燕翼围后也会想那围子里久远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每一次的旅行,都是一次寻找。
行走的脚步总会停下,
心累了也会停歇,
停在哪里?
古镇,永远是心中的站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