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岭南客家欢迎您! 今天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1347|回复: 0

本港客家山歌

[复制链接]

443

主题

500

帖子

32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64
发表于 2017-1-1 14: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港客家山歌
2016-12-30  来源:大公网  作者:刘毅

20161230030131833.jpg

  图:刘书田(左)和刘福娇均已年过八十,仍然精神饱满,声如洪钟\大公报记者刘毅摄

  记者被一群耄耋老人撼动了!他们常年于大埔社区中心高唱客家山歌,虽鲜为人知,却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部分老人告诉记者:“很多人唱着唱着就没了。”纵使开班收徒,学生也多为年近古稀之辈。对本港客家山歌深有研究的香港演艺学院研究生课程中心主任张国雄感慨道:“待这班老人家辞别人世,后人或许只能通过录音找寻客家山歌在香港的存在印记。”\大公报记者 刘 毅

  “夏日过后就系秋,唱条山歌来解愁……”高亢、嘹亮、节奏自由、音韵悠长的山歌,是山野田间劳动人民用以自由抒发感情的民歌种类。清代初期,客家人迁来香港,客家山歌也随之传入香港。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的香港,农耕兴盛,香港客家人散落在不同区域,大部分住在新界,以耕种为业,当时娱乐匮乏,唱山歌就成了人与人之间交流感情的方式。山歌内容不仅关系到农民生活变迁,亦反映当时社会的生活和经济状况。

  随着香港城市化节奏加快,昔日的沃野良田,早已变成商业用地和高楼大厦。本地农耕业的衰落,令奠基于农耕文明的香港客家山歌,逐渐成为城市中一个不合时宜的存在,纵使已获列入本港首份“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之内,却仍然面临失传。
  “过往,生活在香港的客家农民,大多目不识丁,客家山歌多无文字记载,依靠口耳相传,代代传唱,内容有赞颂大自然、诉说心中苦闷的抒情类乐曲,以及农忙时的放牛歌、割草歌、月令歌,男、女之间对唱的情歌,以及描述社会变迁的时事民歌。”张国雄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本身是客家人的张国雄,在外婆葬礼上首次听到母亲唱哭丧的民谣,当即就在心中萌生了研究本港传统民谣的念头,然而当时并未立刻付诸行动,直到二○○○年,他邀请英籍歷史学家、皇家亚洲学会(香港分会)前会长夏思义博士(Dr. Patrick Hase)到香港演艺学院讲课,令他大感惊奇的是,这位来自异域他乡的外国人居然搜集整理了本港的客家话和围头话歌谣。“当时我就在想,为何我们需要一个外国人来介绍自己的文化,身为一个香港客家人,我要搜集和整理本地的客家歌谣,只因这种文化正在逐渐被人们遗忘,倘若不加以留存,便会彻底消失。”自此,张国雄开始致力研究香港的传统歌谣,主要探讨客家山歌的传承现状:“我拜访本港及内地多名客家山歌手,与他们做访谈,将他们唱的山歌用乐谱记录下来。”据他研究,客家山歌在香港至少已流传了一百年,称得上是本地歌谣的缩影。

  完整记录客家农民生活

  “香港客家人将自己所听、所看、所经歷的事件,都唱成山歌,真正做到了想唱就唱。”张国雄道,对于他们而言,虽无文字记录生活点滴,但山歌却忠实还原本地客家人生活面貌:“这些山歌当中又有很多地道客家话,其中提到的事件过程、地理名称,这一切如同一个现场报道,记录当时人们在这里如何生活。如果没有客家山歌,我们会损失很多,尤其会失去一个对以前生活的完整记录。”

  在张国雄的香港客家山歌研究报告中,记载了一首本地客家山歌《大埔之今昔》,其歌词曰:“歌仔唱来又相连,大埔今日唔系旧时年,从前大埔古老乡村屋,今日家家马路到门边。酒楼饭家唔在讲,人口也有几万千,交通也有电器化,港九新界也相连……”由此可观,香港客家山歌反映了本港的社会变迁,以及城市的发展进程。

  除了反映社会变迁,亦有不少香港客家山歌歌者,借山歌诉说自己的艰苦遭遇,譬如其中一位客家山歌手李群,她曾在年轻时唱过一首山歌,歌词道:“六月功夫更过贱,听到鸡啼就起身,头那没梳面没抹,去到店中唔见人,半夜攞镰去割草,唔得天光来煮早,去到山中没面见,十二条杆断九条。”内容虽是夸张,然而今人可从中了解上世纪初本港客家妇女劳动的艰辛经歷。
  很多人都有一个误会,以为香港客家山歌与内地客家山歌无甚区别,张国雄向记者阐释了两者的不同:“香港客家山歌在曲调结构和落点呼吸上都与广东省其他地区的客家山歌有明显不同,且客家人移居至香港后,他们所唱的山歌早已与本地文化融为一体,成为本地文化的一部分。”

老人们在社区引吭高唱

  听张国雄一席话后,记者对这一种本地传统民谣更感兴趣,很想亲耳听听,惟是在现今我们居住的城市,已难寻觅香港客家山歌的影踪,张国雄却说:“我带你去听。”今年十二月的某个周一的上午,他带领记者来到已高度城市化的大埔,在大埔社区中心内,云集了四十多位“老友记”,大部分都年逾耄耋,稍为“年轻”的亦已近古稀。现年九十七岁的李马娇唱起山歌,依然中气十足,吐字清晰,不愿停止。刘书田、刘福娇等年过八十岁的老人家也是精神饱满,在现场高唱客家山歌,声如洪钟,音调高亢,极具穿透力,此情此景,让记者惊呆了!

  张国雄告诉记者:“这班老人家住在粉岭、上水和西贡,原本还有来自荃湾的老人家,如今却已看不到来自荃湾的老人了,比如黄玉娇,这位来自荃湾的老人已于十年前过身。这些老人家不管路途遥远,不论颳风、下雨,每周一他们都会在这里举办‘山歌会’唱客家山歌。”刘书田的学生、现年六十五岁的谢丁娇向记者话当年:“我是听着山歌长大的,山间田野处处可闻人唱山歌,漫山遍野的山歌声连成一片,好不热闹。”

  张国雄补充道,其实山歌也并不仅出现在新界的乡野田园,他提及今年年初因市区重建而被清拆的九龙衙前围村:“客家人称衙前围村前的大坑渠为‘大水渠’,在战前和战后初期,‘大水渠’两边每年都会有大型的山歌‘对歌’活动。客家歌手、围头话歌手,都来此大展歌喉,以致河涌两岸,挤满人群,盛况空前。然而这一切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戛然而止。”

  “上世纪七十年代是本港客家山歌由盛转衰的分水岭。”张国雄说:“当时的香港,城市化步伐加快,政府在新界区大规模发展新市镇,以应付急速的人口增长,荃湾、沙田等农业用地尽数变作大型新市镇,此举令本港客家山歌走向了衰落。之所以出现这一转变,是因为城市化进程改变了香港客家山歌的‘歌唱场合’。”对此,谢丁娇也深有同感:“过往,人们在割草、放牛、砍柴时,为了抒发个人情感和排解工作压力,都会唱山歌。后来人们不再需要上山、落田,也毋须借山歌纾缓疲劳和交流感情。”

  除了发展新市镇冲击了客家山歌之外,其最大的传承问题就是后继无人。张国雄希望自学所有客家歌谣,录製唱片,留住这些渐被人们遗忘的乐章。可惜传承这些歌谣,并非易事,因为现今的香港,讲客家话的人少,会唱客家山歌的人更少。他指出:“若想传承客家山歌,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要懂得讲客家话,但香港客家人后代多已不再讲客家话,故传承出现问题也不足为奇。”想来也是,那些八○后、九○后青少年人,不会说客家话,也没有农村生活经验,如何能唱出原汁原味的客家山歌?

  传承须与现代社会对接

  张国雄忆述,曾经有一位山歌歌手的孙女听祖母唱茶粿歌后,即感嘆道:“相比于学习唱客家山歌,还是学习製作茶粿容易些。”对此,张国雄直言:“若没有良好的声乐功底,很难自学。”研究山歌多年,因出身声乐专业,故他可以在山歌手唱山歌时,即场记谱,留住这些即将被人遗忘的乐章。
  现在,张国雄执教于香港演艺学院,记者问他会否在课程当中加入客家山歌,他坦言这样做的意义不大:“若只是作为课程让学生们选修,恐怕无人报名,因为他们既不会讲客家话,亦没有客家人的生活经歷,很难产生共鸣和学习兴趣。”

  传承虽已届生死存亡的关头,但并不代表无计可施。张国雄认为,若想继续传承客家山歌,须寻找到其与现代社会的对接点,他建议,可在保持客家山歌原曲调不变的情况下,适当增添现代元素,例如流行歌曲,以吸引年轻一代的关注。然而会否破坏其本身的原汁原味?他回应道:“传承任何一种传统文化,都不可能一成不变,因客家山歌已离开原本的农业环境,如今的观众也有更高要求,故香港客家山歌须进行一些顺应时代发展的改变。”

  此外,他亦希望港府可以呼吁民间成立推广客家山歌的民乐团,藉此给予愿参与传承的客家山歌手更多扶持。
  发展经济,势必对民间传统文化造成冲击,这是全球都面临的一个文化保育难题。于香港而言,不论是传统节庆,还是民间歌乐,它们看似不值一提,却承载着这座城市的歷史记忆,正如张国雄所说:“提起香港,我们会评价它是一个中、西文化交汇的城市,其实,这里亦有属于本地的传统文化,却甚少被人提及。”近年社会不断涌现保育和活化的声音,张国雄希望客家山歌不会在本港失传,因为今人可从中追寻过去香港的客家人生活,甚至是过去的香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